德国伞兵的悲歌小小的克里特岛战役为何成为德国伞兵的坟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jdzrffm.com/,马略卡

如果提起二战的伞兵,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应该是美国伞兵和德国伞兵,尤其是后者,在二战初期更是有过惊人的表现。然而,1941年之后,这些骁勇善战的德国伞兵却再也没有过惊艳的表现。这一切都是因为克里特岛,这座小岛成了德国伞兵的坟墓。

随着巴尔干半岛这个火药桶被点燃,德意部队进入巴尔干半岛。战斗血腥而惨烈,但就如过去所发生的那样,英国人再一次被打的狼狈逃窜,现在他们被迫撤出希腊,和他们的部分希腊盟友一起退守到克里特岛上。现在约四万多名盟军困守于此,并且丢失了大部分重武器,如今这里是他们最后的阵地了。

但对于德军而言,这将是他们在此处的最后一战。克里特岛位于东地中海,是爱琴海和地中海的交汇处,为地中海第五大岛。距离西面的马耳他岛只有810千米,距离塞浦路斯岛只有520千米,西北距离伯罗奔尼撒半岛90千米,南面与北非的托布鲁克为360千米,东南方则是英军重要的亚历山大港,距离这里只有560千米。

克里特岛的战略位置异常重要,无论是对于英国还是德国。对于英国,这里是他们保卫埃及的前哨阵地,失去这里,将对他们的地中海和非洲战略异常不利。

而对于德国而言,只要控制这里,不仅能控制东地中海,还能威胁英国在地中海区域的阵地,马略卡更可以保卫罗马尼亚油田不受盟军轰炸,还能作为入侵中东的前进基地。

如此看来,这里已经是双方的焦点,但是入侵这里并不容易,这是一座岛屿,德军强大的装甲部队无法游过大海。如果指望意大利海军送他们上去,考虑意大利皇家海军同样缺乏登陆战经验,而且他们的舰队是干不过英国皇家海军的。

思来想去,德国人最后决定派出克特·司徒登所统帅的伞兵来进攻克里特岛。毕竟德国伞兵之前取得了那么多的成功,德国军方相信,他们一样可以在克里特岛取得成功。

而德国空降兵司令克特·司徒登也认为,胜利是十拿九稳的,毕竟德国军事情报局局长海军元帅威廉·卡纳里斯向他保证这里只有5000个英国兵并且没有一个希腊兵。

当然司徒登并不知道,岛上其实有四万守军,分别来自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希腊(前三个同为英军,也可以称为英联邦部队),而非卡纳里斯所说的只有五千英国人。

按照计划,德国第11伞兵军将会空降第七空降师,通过伞降和滑翔机机降的方式抢占机场,然后将第22空降师通过机降的方式运输到机场。

但是因为第22空降师不在这里,所以只能有第5山地师替代第22空降师。但很不幸,该计划已经被盟军截听,机场附近已经建立防御工事和火力点。尽管盟军误以为德军还要实施登陆作战,而分散了兵力。但是对于德国伞兵而言,这意味着一场灾难。

当5月20日,德国伞兵开始行动时,西部战斗群的部队当即遭到了火力屠杀,其指挥官迈恩德尔上校所率领的第七空降师的滑翔突击团着陆后,第一营向机场发动攻击,第二、第四营则直接落在了机场附近,刚出来就被火力压制,无法集结而陷入困境。

更惨的则是第三营,直接落在了新西兰军队的第22、23营预设阵地,全营战死了大半,所有的军官都阵亡了,就连迈恩德尔上校也身负重伤。尽管抢占了制高点107高地,但是全团损失惨重却仍无进展。

而中部战斗群的伞兵三团则更惨一些,他们的师长萨斯曼中将亲自指挥战斗,但萨斯曼中将和自己的师部所乘坐的滑翔机因遭到高射炮炮击(另一说因为遇到气流)而坠毁,全员丧命。

第三团在降落过程中遭到密集的对空火力,损失较大。其第三营直接落在了新西兰军第四旅的防区,惨遭歼灭。剩下两个营则被迫构筑工事,同样未能夺下机场。

东部战斗群的运气同样不好,布劳尔上校所指挥的东部战斗群四个营,虽然计划是夺取伊拉科林市的市区和机场。但是他们先是出发被延误,然后又有600人因为飞机故障遗留在了机场。

降落时完全是分散部署,不仅着陆混乱,建制混乱,就连基本的重武器都丢失许多,所以他们同样没能取得任何战果。

而司徒登又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情况,遂坚持按照原计划增派第二波攻击部队。然而第二波部队也出了问题,第一波的运输机不仅因为降落秩序混乱,影响了机场效率。

而后起飞的机群也多有损坏。第二波部队抵达后也因为防空火力和英国战斗机拦截而降落混乱,派去作战的伞兵第二团分散过大,且团长斯利姆上校和团部以及直属部队直接落在了澳大利亚军阵地附近。在澳军优势火力下,死伤大半,同样毫无进展。

现在司徒登终于知道,自己三个机场一个都没拿下,遂将第二日清晨派出滞留在机场的那600名伞兵派往突袭马拉马机场,得手后遂派出第5山地师前往支援。

随着德军兵力增加,机场终于被德军夺取,英国海军也被德国空军逼回了亚历山大港。但是夺取另外两个机场却已经到了24日。此时第5山地师全员抵达了战场,指挥权由他接管。战斗逐渐往有利于德军的方向发展。

但饶是如此。德军也是进展缓慢,整个战斗持续到了6月12日方才结束。战斗的损失空前惨烈,德军战死失踪4000人,负伤万余人,共计14000人。运输机和滑翔机损失了220架,其中大半是运输机。而英军阵亡1700人,伤1.5万人,海军损失2000人,希腊军队被俘6000人,总伤亡是2.8万人。

且有三艘巡洋舰,六艘驱逐舰被击沉,一艘航母和三艘战列舰,六艘巡洋舰,七艘驱逐舰受损。但是相比于德国伞兵的损失,英国人还算是好的。此一战,德国伞兵损失惨重,克里特岛也被德国伞兵苦涩的称之为“德国伞兵的坟墓”。

如果说克里特岛空降战役对于德军是否存在意义,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在攻占克里特岛之后,德军在东欧的陆上交通线得到了极大地保障,并且控制了爱琴海和地中海东部的航道,让英国丧失了他们在地中海上的一个重要据点。

同时德军也拥有了一个重要的空军和海军基地,可以牵制英军部分力量。并且其存在有进攻中东的可能,使得盟军十分担心德国和日本的联合,最关键的还排除了进攻苏联的后顾之忧。在战略上讲,这场意义是完胜了,同时完成了多个战略目标。

但是在战术上而言,这场战役完全是失败的。就如同英军统帅部都不相信,德军可以只凭借空降兵就拿下这里,结果遭至失败一样。德军的统帅部也过分高估了,自己空降兵的战斗力。

事实上,依靠单兵种来夺取战役胜利,难度是很大的。因为空降部队是缺乏重武器的,根本无法胜任如此大规模的攻坚作战,马略卡尤其是对方有准备的时候。

这就涉及到空降作战的另一个原则,作战应该讲究突然性,并且严格保密。然而事实上,整个战役从一开始就被英军获悉,德国第7空降师的突袭成了一次自杀行动。

而第7空降师自己的行动也很有问题,司徒登让他们同时对三个机场发动攻击,此举本来是为了尽快夺下所有机场,以便迎接更多的部队。

但是在实质上却分散了力量,违背了集中运用的原则。伞兵们分散在三个机场上,互相无法支援,最终导致了他们损失惨重,而一天过去后,却连一个机场都没有拿下。这导致了后续作战变得极其不顺利,增援部队也无法按时抵达。

另一方面,海空军力量虽然有投入,并且夺取了制空权。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德军掌握制空权之前,德国伞兵的运输机已经先一步遭到了损失。而德国战斗机航程短这一点,导致了他们夺取制空权的延误。同时,轴心国海空军力量对伞兵的支援力度也并不足够,协同作战比较糟糕。

如果伞兵们能得到充裕的空中支援或是意大利的登陆部队早些抵达,那么这场战役都不会演变为这样。

然而一切无法挽回,克里特岛战役在诸多失误中,让德国伞兵品味到了胜利的苦涩,而这场胜利几乎演变为了一次皮洛士式的胜利。(皮洛士(Pyrrhus)是古希腊伊庇鲁斯国王,曾率兵至意大利与罗马交战,付出惨重代价,打败罗马军队,由此即以皮洛士式的胜利一词来借喻以惨重的代价而取得的得不偿失的惨胜。)

当然这场战斗最为严重的问题在于,经克里特岛一战后,德国高层完全失去了对伞兵的信心。德国伞兵在此战中损失剧烈固然是个事实,他们在组织大规模空运时,也存在许多问题。

但是考虑当时的技术条件和大规模空降也是史无前例的,而且德国空降兵也成功拿下了克里特岛。那么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损失,人员和装备都可以补充。但是德国高层却从此放弃了德国空降部队进行大规模作战,从此之后德国伞兵这支充满传奇的部队,就再也没能进行过像样的作战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